李先念在祁连山中

 

□牟慧芬 林喜(1992年7月)

 


  《西部世界》杂志编者按1992年6月21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李先念同志逝世了。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全国政协的讣告中写道:“会宁会师后,中央军委指示,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他率部突破黄河天险,血战河西走廊,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西路军失败以后,他受命于危难之际,负责统一军事指挥,率领余部翻越祁连山,穿过戈壁滩,历经艰险,到达新疆,为党保存一批战斗骨干。”
  为了让读者了解李先念同志的这段艰苦卓绝的经历,深切悼念李先念同志,本刊特约作者根据有关史料,编写了这篇文章。
  让我们读一读这催人泪下的史实,认真学习李先念同志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德,为四化建设努力拼搏。

 


  1992年7月2日10时15分。
  甘肃张掖飞机场。
  一架空军小型飞机腾空而起,驶向祁连山深处。
  机舱内安放着李先念同志的骨灰盒,上面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和子女们坐在机舱里,个个哀思绵绵,泪水盈眶。她们去实现李先念的遗愿---把他的部分骨灰撒到曾经战斗过的祁连山区。
  巍巍祁连,连绵起伏,林海莽莽。李先念同志的骨灰和粉红色的鲜花一起,从机舱中撒出,映着丽日,伴着微风,落到了梨园口,落到了康隆寺,落到了石窝山……
  在这里,56年前李先念指挥红三十军,在极为艰险的形势下,与敌人进行过血战,上万敌人被歼灭……
  在这里,李先念曾带领余部,在冰天雪地,渺无人烟的祁连山中行军43天,接着穿过大沙漠,到达星星峡,为党和红军保存一批骨干……
  在这里,成千上万的西路军将士,生死拼杀,浴血奋战,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李先念同志在弥留之际,怎么也忘不了这悲壮的征程,忘不了在血与火的战斗中生死相依过的战友。他说:"那里是我成千上万的战友流血牺牲过的地方,我舍不得牺牲了的战友,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抢渡虎豹口


  1936年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胜利会师了。
  会师的喜讯传遍了会宁的山山洼洼,传到了每个红军战士的心田。刚到会宁城外的红四方面军三十军也沉浸在胜利会师的喜悦中。
  一天,三十军军政委李先念同志接到总指挥部的电报,要他立即去总部接受任务。李先念飞身上马,带着一连骑兵,向总部飞驰而去。
  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设在会宁县城的一所大院子里。方面军的几个领导人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李特都在这里。李先念一来到,张国焘拿出几份电报说:"先念同志,你先看看这个。"
这是党中央发来的两份电报。一份是10月5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发给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的电报。电报上写道:"同意迅速从靖远、中卫渡河之意见,但甘谷、庄浪仍宜配置必要兵力,迟滞胡敌,掩护二方面军北进。"另一份是10月14日,毛泽东、周恩来发给朱德、张国焘的。电报说:"造的船能达到五十只最好。"并提出由一方面军搜集造船材料,由四方面军负责造船等事宜。
  电报看完后,徐向前对李先念说:"任务紧急,我们研究了一下,决定以三十军作为抢渡黄河的先头部队。你们立即开赴靖远附近,寻找隐蔽地方造船,选择渡河点,迅速完成渡河攻宁的一切工作。"
  李先念接受完任务,朱德要留他吃了饭再走,可他要急着赶回部队,骑上马便向三十军驻地驰去。
  李先念接受的是党中央制定的"宁夏战役计划"的先遣任务。当时,中国共产党为创造巩固的西北抗日战略后方,决定从宁夏或新疆打通与苏联的联系,背靠苏联,取得军事与物资援助,扩大根据地,粉碎敌人的围剿。为实现这一重大战略任务,中央于10月11日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即宁夏战役计划)。这一计划给四方面军的任务,一是在西兰公路阻击敌人,一是派三个军过河,与一方面军一起夺取宁夏。
  三十军是红四方面军的主力之一。这个军从1927年共麻暴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在鄂豫皖苏区和川陕苏区的艰苦斗争中,不断壮大,越战越强。过河时,三十军辖八十八师、八十九师两个师,共6个团,约7000余人。
  三十军接受任务后,在政委李先念、代军长程世才的指挥下,迅速穿过西兰公路,经会宁向靖远方向疾进。
  离靖远60里的芦子沟有一眼泉水,泉水周围是一片茂密的榆树林,有的榆树已经成材。三十军船工队就在这里驻扎下来,隐蔽造船。李先念在家乡学过木匠,也会造船。他和红军战士在一起伐树改板,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不到四五天时间,即成船11只,每船可容10余人。这时,三十军先锋部队在靖远河边发动老乡从北岸敌人手中拖回了两条大船,每船能运送100多人。渡河工具,已不成问题了。
  10月23日,国民党军胡宗南、王均、严麟征、毛炳文部以优势占领了华家岭、马营、通渭、静宁、会宁、界石铺等地。如敌继续向纵深突进,红军从靖远地区渡河的计划将要落空。
10月23日,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命令三十军立即过河。
  这天晚上,李先念、程世才率领部队来到靖远县城三十里处的营防滩渡河。但是船到中流遇上了一片浅滩,过不去,第一次偷渡失败了。
  第二天,李先念、程世才化装成老百姓,带领八十八师和先锋团二六三团的干部沿河进行侦察。最后将渡河点选在靖远县城南40里处的虎豹口。
  虎豹口是一个古渡口,河宽三四百米,对岸不宽的沙滩上长着许多小榆树,紧挨着沙滩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敌人在山上布有碉堡,守敌也依稀可见。河南岸沙滩比较窄,但山却比北岸山要高。黄河从两山之间咆哮而过。
  10月24日夜,虎豹口渡口的沙滩上、山洼里站着一队队整装待发的战士。河岸的山梁上排列着一架架机关枪和迫击炮,河边一字摆开了10来条木船。寂静的夜里,河水拍打岩石发出的声音更显得宏厚有力。深秋的西北风已透出阵阵寒气。渡河先锋是八十八师二六三团的先遣连。
  夜里11点整,代军长程世才发出了渡河命令。先遣连的战士们飞身上船。顷刻之间,虎豹口两侧轻舟齐发。
  李先念站在山坡的指挥位置上,神情严肃。今晚渡河能成功吗?紧张、焦虑、等待、期望擢住了他的心。
  20分钟以后,对岸传来枪声,代军长程世才命令火力掩护。顿时、枪声、炮声、掩盖了黄河水声。先头部队投掷的手榴弹和掩护部队发射的迫击炮弹,在对岸团团爆炸,战斗的火光,由河滩转上了小山。先遣连向纵深发展了,李先念心里悬着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船只陆续地返回来了,强渡成功了。李先念兴奋地将这一喜讯报告了在大芦子的四方面军总指挥部。
  敌人防守的黄河天险终于被三十军突破了。继三十军之后,九军、五军和总指挥部机关、直属部队21800余人先后过了河。
  过河部队在徐向前、陈昌浩的率领下,很快占领了一条山、五佛寺等战略要地。
  这时,战局又发生了急剧变化。马家军派兵急速援助宁夏通往蒙古的交通重镇定远营(现阿拉山左旗)。蒋介石也频频电令甘、青、宁军阀,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河西红军北进蒙古与苏联勾通。河东红军主力与敌酣战,短期内不可能移兵北上,策应河西部队进攻宁夏。根据这一情况,党中央和军委认,《宁夏战役计划》已没有执行的可能,于11月8日提出作战新计划,要求徐陈部队组成西路军,在河西创建根据地。通过新疆,打通国际路线。11月11日,党中央和军委正式命徐陈部队改称西路军,并成立11人的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为主席,徐向前为副主席。李先念是军政委员会委员。从此,李先念率领三十军,随着西路军开始了悲壮的西征。

 

激战四十里铺


  11月9日,西路军向河西进发。李先念率领的三十军,一路疾进,16日越过凉州,18日攻克永昌,21日占领山丹。控制了河西走廊的中间地带,为全军开辟了西进的通道。以后又返回集中在凉州西四十里铺一线,阻击马家军的追击。
  11月22日,敌马元海率领五个团向四十里铺发起了攻击,敌人来势凶猛,采取"牦牛阵"的人海战术。每次进攻前,先用山炮轰上几炮,然后密集的部队就向前猛冲。
  李先念政委亲临前线指挥,八十八师和八十九师二六四团的战士们坚守堡寨,以机枪和手榴弹阻击敌人,打退了敌人一次一次的进攻。敌人很狡猾,怕红军缴获,火力都架在后面,一线部队全部手执大刀。战士们为节省子弹,也都拿起大刀,与敌拼搏。这一仗打得非常激烈 ,最后战士们冲出寨外,与敌兵展开大规模的白刃战,才将敌击溃。这一战,三十军共歼敌2400余人,光大刀砍死的敌人就有700多。
  激战后,李先念感到,这一仗我们虽大量杀了敌人,但并未能阻止敌人的攻势。再者,部队弹药也越来越少。战士们俘虏的敌人不少,但只是一堆大刀。如再坚持下去,困难很大。李先念便将这一情况向总部作了汇报,总指挥徐向前同意三十军西撤至永昌东六坝、八坝继续阻敌。
  这天晚上,在军部所在地四十里铺西北的磨湾街油神宫,李先念政委主持的党支部会议按时召开了。李先念讲,战斗越是紧张,党组织生活越是不能放松。
  就在三十军激战四十里铺之前,攻克了古浪的九军遭马家军的围攻,经过三天血战,九军伤亡2000余人,元气大伤。这是西路军遭到的第一次重创。
  永昌、山丹地处河西走廊的蜂腰部,南靠祁连山,北临沙漠,东西狭长,南北宽不及百里。这里人口稀少,物产有限。但为了策应河东主力的战略转移和配合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在此不进不退,与敌鏖战了40多天。西路军人数由过河时的21800人,减至15000余人。
  12月28日,根据中央军委的电示,西路军撤离永昌、山丹一线,继续西进。
这是一支疲惫之师。三过雪山、草地,损耗过大。过河西征,又接连战斗。长夜行军,没有足够的修整。
  这是一支困乏之师。缺粮食、缺弹药、缺衣服。数九寒天,气温低时达零下二三十度,但大部分战士仍然穿着破烂的单衣,光脚上套着破烂的草鞋,好多人都被冻伤。
  这又是一支钢铁之师。是在枪林弹雨中历经考验,在血与火中几经洗礼的英雄儿女。在重重困难面前意志不减,仍然高唱着:
  我们是铁的红军,
  钢的力量,
  工农的儿女,
  民族的希望,
  不打通国际路线,
  不是红四方面军。

原载《西部世界》杂志


相关连接:

李先念在祁连山中(中)

李先念在祁连山中(下)

牟慧芬简介

  请你留言 返回首页 返回主页